阿迪亚香提名言

<<返回我爱一句好词好句首页 521ju.com

1、请记住,凡是你所抗拒的,都会继续存在。无论你试图推开什么,你事实上正在赋予它能量。

2、一旦你关于开悟的想法变成有时间约束的,那么它永远是关于下一个时刻的。你也许会有一个很深的灵性体验,而后就问:“我能够保持这个体验多长时间?”只要你坚持问这个问题,你就会继续受到时间的约束。

当下是在时间之外的。没有时间,而矛盾就在于,唯一阻止你看到永恒的是,你的头脑卡在时间里。因此你错失了那个实际在那里的。

每一次你来到这里时,你什么也不是,闪闪发光的无物,绝对的和永恒的零。空就是清醒的,空就是圆满的,空就是一切。

这是一个承诺之地。永恒在这里。你有没有留意到你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除了你的头脑?当你记起过去的时候,你实际上并没有在过去。你的记起是发生在这里的,当你想着未来的时候,那个未来的投射也完全是在这里。而当你去到未来的时候,它也是在这里的,它不再是未来了。

要在这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放下你所认为的自己是谁。

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你才会想要不同的东西。但是一旦你回到你自己,回到那个空无的醒觉状态,你就会意识到不会有什么东西是你更想要的,因为你就是你想要的。

当你通过放下那个虚构的我,而进入到永恒的当下的定静之中时,你看到实相、开悟或是神就像是一团火焰。它是鲜活的、永动的,而且永远在舞蹈——火焰一直都在这里。

——《空性之舞》

3、觉悟是一个毁坏的过程,觉悟是非真实的崩溃与消亡。它是看穿真伪与假象。它是彻底根除我们曾以为真实的一切事物。

一方面,我完全陷入到深度的哀伤和难过的状态中,但是,就在同一时刻,那里却有着一份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更大的幸福及更大的安详的感觉存在着。

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最深刻的体验,它所揭示给我的是,即使是处在最深的黑暗状态,即便是在蒙受最巨大的损失,承受着深重哀伤或是处于极度的抑郁状态中,我们仍然可以找到一些幸福与安详。

当她全然地去与那份抑郁相遇的时候,那份抑郁有多深,现在所升起的这份安详就有多深。

——《活在恩典中》

4、念头不过是从寂静中升起的,因此你将它还给寂静。

——《觉醒之光》

5、在很大程度上,开悟取决于你相信这一世你是为自由而生,相信就在此时此刻,自由即可实现。此刻你就能发现存在的真相,而心智,创造了过去、未来,将此刻与你隔开。自由与平静永远都在此刻。

此刻,你体验到静默,这就是时时刻刻。别让心智将你骗到过去和未来,待在此刻,大胆地想:我现在就能自由。

——《觉醒之光》

6、别把自我储藏室的东西当成你自己。

你不是自我。你是以自我为形态的意识。

——《觉醒之光》

7、那个正在看的永远在看到的之外,那才是智慧所在的地方,智慧在看本身中,在觉知本身中,在正在发生的意识中。智慧在那里。

心智总想停留、固化、感受到的内容。然而智慧从意识中升起,不从内容中升起。所以,要明了感受的内容就是梦境,就是无关紧要,就是幻象,这一点至关重要。

——《觉醒之光》

8、在真正的禅定中,所有的事物都以其自然面目呈现。也就是说,不用努力去掌控或抑制任何觉知客体。在真正的禅定中,重点放在觉知上,而不是觉知客体上,是停留在本觉意识上。本觉意识是所有客体升起寂灭的源头。当你在觉知中,在聆听中柔和地放松时,心智对所感知客体的强迫性的关注就会消散。存在的寂静会在意识中分明升起,引你停留安住。开放的态度,抛却一切目标及企图,都有助于寂静和静默的降临,那就是你的自然面貌。

——《觉醒之光》

9、神的形象也许会安慰你,不过这安慰是想象的、虚幻的。抛开一切心智造作的安慰,让它们都完结。一定要在静默中完全体验到这完结,等一切形象、概念、希望、信念都结束,就是静默中的完结。

去体验静默之核。湮灭其中,完全臣服。在对静默的完全臣服中,你直接体验到了上帝一词所指的。在那样的直接体验中,你从心智的梦中觉醒,领悟到上帝这个概念指向的是真正的你。

——《觉醒之光》

10、如果你选择了自由,生命就成为奇迹。自性与你的人生秘密结下协议,你即将踏入那样的生命。自性开始调整你的生命,让它和谐,让它以你想都想不到的方式进展。最神奇的是,你越放手,感觉越好。你越步入不安全,越发现那是多么的安全无虞。你离开的地方才是不安全的呢,每个人都显得那么痛苦、悲惨,因为每个人都在有限的事物上寻找安全感,而有限的事物永远都在活动、变化,不可预测。

——《觉醒之光》

11、真正的修行就是安住于觉知的空间,在其中,万事万物得以被揭示、被了知、被经验。如此一来,它就可以放下它自己。

真正的修行没有方向、目标和方法。所有方法的目标都是为了到达某种境界。所有境界都是有限、无常和有条件的。痴迷于境界只会走向束缚和依赖。真正的修行是安住于基本意识。

真正的修行无关技巧的掌握,它是对控制的一种放下。这才是修行。所有其他的东西实际上都是某种形式的专注而已。

修行和专注是两回事。专注是一种纪律,专注是引导或控制我们的体验的一种方式。修行是放下控制,放下引导我们的体验,不管那个体验是什么。真正的修行的基础就是放下控制。

真正的修行是禅式的自我质询。禅式的自我质询是通过引入一个问题——一个有力量、有意义的灵性问题——而使内心进入禅境的一种修行实践。

我们可以问询的最为有力的问题是:“我是什么?谁是那个修行者?”

这个问题切断了自我想要控制经验的通路。它问的是:“谁在控制经验?谁在禅修?”让修行超越修行者——超越自我或头脑——的主要理由就在这个问题中。

只要修行者还在控制,超越自我或头脑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这就是为什么在“真正的修行”中修行就是放下那个修行者的原因。

——《真正的修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