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国学

《逍遥游》简介及原文

<<返回我爱一句好词好句首页 521ju.com

《逍遥游》简介:

《逍遥游》是战国时期哲学家、文学家庄周的代表作,被列为道家经典《庄子·内篇》的首篇,在思想上和艺术上都可作为《庄子》一书的代表。此文主题是追求一种绝对自由的人生观,作者认为,只有忘却物我的界限,达到无己、无功、无名的境界,无所依凭而游于无穷,才是真正的“逍遥游”。

 

《逍遥游》原文:

《逍遥游》

庄周 (先秦)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南冥者,天池也。

《齐谐》者,志怪者也。

《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

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

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

之二虫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

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此大年也。

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

不亦悲乎!汤之问棘也是已:“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

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

有鸟焉,其名为鹏。

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

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

斥鷃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

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

而宋荣子犹然笑之。

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

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

虽然,犹有未树也。

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

旬有五日而后反。

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

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尧让天下于许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难乎?时雨降矣,而犹浸灌;其于泽也,不亦劳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犹尸之;吾自视缺然,请致天下。”许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肩吾问于连叔曰:“吾闻言于接舆,大而无当,往而不反。吾惊怖其言。犹河汉而无极也;大有径庭,不近人情焉。”连叔曰:“其言谓何哉?”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吾以是狂而不信也。”连叔曰:“然。瞽者无以与乎文章之观,聋者无以与乎钟鼓之声。岂唯形骸有聋盲哉?夫知亦有之!是其言也犹时女也。之人也,之德也,将旁礴万物以为一,世蕲乎乱,孰弊弊焉以天下为事!之人也,物莫之伤: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是其尘垢秕糠将犹陶铸尧舜者也,孰肯以物为事?”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越人断发文身,无所用之。尧治天下之民,平海内之政,往见四子藐姑射之山,汾水之阳,窅然丧其天下焉。

 

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剖之以为瓠,则瓠落无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为其无用而掊之。”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聚族而谋曰:‘我世世为洴澼絖,不过数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请与之。’客得之,以说吴王。越有难,吴王使之将,冬,与越人水战,大败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龟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洴澼絖,则所用之异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

 

惠子谓庄子曰:“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涂,匠人不顾。今子之言大而无用,众所同去也。”庄子曰:“子独不见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东西跳梁,不辟高下;中于机辟,死于罔罟。今夫斄牛,其大若垂天之云。此能为大矣,而不能执鼠。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后汉书》好句好段

《后汉书》简介:

《后汉书》是一部由我国南朝宋时期的历史学家范晔编撰的记载东汉历史的纪传体史书。书中分十纪、八十列传和八志(取自司马彪《续汉书》),全书主要记述了上起东汉的汉光武帝建武元年(公元25年),下至汉献帝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共195年的史事。

 

《后汉书》好句好段:

疾风知劲草。

时不可留,众不可逆。

有志者事竟成。

枳棘非鸾凤所栖。

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

反水不收,后悔无及。

车如流水,马似游龙。

节用储蓄,以备凶灾。

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兵久则力屈,人愁则变生。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宜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栗栗,日慎一日。

孤犊触乳,骄子骂母。

人之所以贵于禽兽,以有仁爱,知相敬事也。

任重道悠,利深祸速。

交浅而言深者,愚也;在贱而望贵者,惑也;未信而纳忠者,谤也。

爱而不教,终至凶戾。

忍辱含垢,常若畏惧。

人各有能,因艺授任。

千里之差,兴自毫端。

知者顺时而谋,愚者逆理而动。

穷当益坚,老当益壮。

羊质虎皮,见豺则恐。

廉约小心,克己奉公。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墙高基下,虽得必失。

精诚所加,金石为开。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天命难知,人道易守。

位尊身危,财多命殆。

高树靡阴,独木不林。

义动君子,利动贪人。

传闻之事,恒多失实。

拨乱反正,以宁天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内政不理,心腹之患。

夫建大事者,不忌小怨。

若鱼游釜中,喘息须臾耳。

以龙虎之姿,遭风云之时。

天下不如意,恒十居七八。

生而富者骄,生而贵者傲。

德音流千里,功名重泰山。

大丈夫当雄飞,安能雌伏?

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天下。

救奢必于俭约,拯薄无若敦厚。

以身教者从,以言教者讼。

创基冰泮之上,立足枳棘之林。

采择狂夫之言,不逆负薪之议。

人苦不知足,既平陇,复望蜀。

大丈夫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夫孝者,百行之冠,众善之始也。

物暴长者必夭折,功卒成者必亟坏。

贫娃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刑罚不能加无罪,邪枉不能胜正人。

知者不危众以举事,仁者不违义要功。

智者不危众以举事,仁者不违义以要功。

凡举事无为亲厚者所痛,而为见仇者所快。

涓流虽寡,浸成江河;爝火虽微,卒能燎原。

香饵之下,必有悬鱼;重赏之下,必有死夫。

共舆而驰,同舟而济,舆倾舟履,患实共之。

君子之行,动则思义,不为利回,不为义疚。

专己者孤,拒谏者塞;孤塞之政,亡国之风也。

善人同处,则日闻嘉训;恶人从游,则日生邪情。

疗饥于附子,止渴于鸩毒,未人肠胃,己绝咽喉。

禁微则易,救末者难,人莫不忽于微细,以致其大。

轻者重之端,小者大之源,故堤溃蚁孔,气泄针芒。

杜塞天下之口,聋盲一世之人,与秦焚书坑儒何异?

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迁葬耳,何能卧床上在儿女子手中邪。

大兵聚会,强者为雄,所谓倒持干戈,授人以柄,功必不成,只为乱阶。

《庄子》中关于“静”的一句话

《庄子》中关于静的一句话:

水静犹明,而况精神!

 

《庄子》中说:水静犹明,而况精神!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

 

直译1:  

水静了尚且能够澄澈明丽,更何况人的精神。圣人的心里有静的境界,所以圣人之心才能称作映照天地和万物的镜子。

直译2: 

水清静便明澈,何况是精神呢!   圣人的内心清静,可以作为天地的明鉴,万物的明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