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阿迪亚香提

阿迪亚香提《活在恩典中 》目录

<<返回我爱一句好词好句首页 521ju.com

《活在恩典中》内容简介:

《活在恩典中》是让我们进入“我们为何受苦”的核心的一本书。它是来自阿迪亚香提的邀请,这是由恩典所带动的一刻,当生命不再与你分离,当生命成为一种对那些不可定义、充满奥秘,又巨大的东西的表达时,你就活在恩典之中了。如果你有心去看的话,恩典一直都包围着我们。美好的时刻是恩典,艰难的时刻是恩典,令人困惑的时刻也是恩典。

 

阿迪亚香提《活在恩典中 》目录:

编者序

前 言

第一章 人类的两难困境

我们之所以受苦,最重大的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相信自己脑袋里的想法。

第二章 解除我们的苦难

只有在这个片刻、当下,我们才有能力醒过来,给痛苦一个终结,就是这个时刻让发生在过去的一切变得如此值得。

第三章 从小我的催眠中醒来

99%的人活在小我意识状态的催眠之中,呼吸于其中,但是,也正是这个催眠,让我们极力渴望要从中逃脱。

第四章 放下挣扎

你所需要做的一切就只是去注意到,你的内在有一个没有挣扎的地方。

第五章 体验情绪的天然能量

你必须真正地沉入痛苦,甚至是放松地进入这个苦痛之中,以便你可以允许这个苦痛开口讲话。

第六章 内在的安定

为了达到安定,我们必须以一种新的方式去倾听。

第七章 亲密与敞开

当你习惯于越来越放松地进入到自己不知道的空间时,你会注意到有一种你与自己的亲密感会悄然生长,甚至有时你都不知道你在与谁亲密。

第八章 苦难的终结

你必须在你的肉身死亡之前“死”去,如此,你才能真正地活着。

第九章 真实的自主性

想着我们可以拽着某位灵性导师的衣角而开悟是一个巨大的幻觉。

第十章 超越对立的世界

记住,我们的目标不是要变得有灵性而没有人性,而是既有灵性又有人性;我们的目标不是变成一个非人的神,而是要成为一个有神性的人。

第十一章 活在恩典中

如果我们有心去看的话,恩典一直都包围着我们。美好的时刻是恩典,艰难的时刻是恩典,令人困惑的时刻也是恩典。

关于作者

译 后 记

阿迪亚香提觉醒四部曲简介

<<返回我爱一句好词好句首页 521ju.com

阿迪亚香提简介:

阿迪亚香提(Adyashanti),出生于1962年,现居美国加利福尼亚北部。1996年,经历了一系列灵性觉醒的蜕变,在跟随禅修老师学习了14年之久后,阿迪亚香提开始了他的教学生涯,他常常被人们拿来与中国早期的禅宗大师以及教授不二论的印度禅宗大师阿德韦德吠陀相提并论。阿迪亚香提被称为后禅宗的导师,他的教导简单、直接而清晰,直指人心。

 

阿迪亚香提的觉醒四部曲:

《真正的修行》 《觉醒之后》

《空性之舞》《活在恩典中》

 

第一部:《真正的修行:发现纯粹觉知的自由》

内容简介:

如果你不加干预,随顺万事,如果你放弃控制的欲望,相反去拥抱在每一个当下呈现的体验,那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在14年的学禅过程中,阿迪亚香提发现:最老到的修行者都将修行作为目的本身来看待,而不是将修行看做达成某个目的的手段。他最终认识到,唯有放下一切技巧——甚至视自己为修行者的概念都要放下,这样修行艺术的大门才会向你打开,从而让自身安住于自然的状态中。《真正的修行》邀请你加入日益增长的阿迪亚香提修行者行列,一起学习:

如何“无为而为”,深入体验当下时刻。

沉思性的自我质询和减法之道:如何提出强有力的觉醒问题——并确立真正的答案是什么。

 

第二部:《觉醒之后》

内容简介:

觉醒之后,我们还是活在那个世界中,只不过我们知道自己不再受特定的身体或人格的局限,我们与周围的世界并不是分离的。《觉醒之后》是就灵性觉醒这个主题所作的一系列课程及讲座的总结,是对真实自性的深刻洞察,对终极问题——觉醒——以及觉醒后的状态进行了解读,内容深刻富有启发性,书中还对一些可能存在的觉醒的误区进行了说明与澄清。最终,我们要了解的是,开悟并不是你曾经幻想的样子,它只是一种自然的存在状态。

 

第三部:《空性之舞》

内容简介:

《空性之舞》讲述了:当你想着你不存在的时候,你是谁?正在阅读这些话语的那双眼睛的背后究竟是什么?

在《空性之舞》中,阿迪亚香提邀请你去觉醒于真实的自己,透过头脑、心灵和身体所持有的幸福与解脱的秘密,将自己自然地敞开。

从自我实现的第一个阶段到那些革命性的提示,阿迪亚香提分享了他关于内在生命的挑战方面的洞见,在小我、幻象、灵性瘾症、慈悲、放下、永恒的当下以及其他更多的方面提出了简单明了又切实可行的建议。无论是你逐章阅读,还是跳跃着从任何页码进入,你都将与阿迪亚香提的智慧相遇,在那种智慧当中,你将获得一份助你抵达 “那个无限的自我本性的伟大奇迹” 的了悟与指导。

 

第四部:《活在恩典中》

内容简介:

《活在恩典中》是让我们进入“我们为何受苦”的核心的一本书。它是来自阿迪亚香提的邀请,这是由恩典所带动的一刻,当生命不再与你分离,当生命成为一种对那些不可定义、充满奥秘,又巨大的东西的表达时,你就活在恩典之中了。

本书继《空性之舞》之后,是西方极受欢迎的身心灵导师–阿迪亚香提的又一力作。本书是提示大家,首先要有一种愿意进入自己内在的意愿,唯有这样,我们才有能力且有机会让自己变得更加柔软与开放,从而保持与万事万物的连接,并在这种体验中提升自己,感受宇宙的恩宠。这是一本关注心灵的读物。

 

阿迪亚香提名言

<<返回我爱一句好词好句首页 521ju.com

1、请记住,凡是你所抗拒的,都会继续存在。无论你试图推开什么,你事实上正在赋予它能量。

2、一旦你关于开悟的想法变成有时间约束的,那么它永远是关于下一个时刻的。你也许会有一个很深的灵性体验,而后就问:“我能够保持这个体验多长时间?”只要你坚持问这个问题,你就会继续受到时间的约束。

当下是在时间之外的。没有时间,而矛盾就在于,唯一阻止你看到永恒的是,你的头脑卡在时间里。因此你错失了那个实际在那里的。

每一次你来到这里时,你什么也不是,闪闪发光的无物,绝对的和永恒的零。空就是清醒的,空就是圆满的,空就是一切。

这是一个承诺之地。永恒在这里。你有没有留意到你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除了你的头脑?当你记起过去的时候,你实际上并没有在过去。你的记起是发生在这里的,当你想着未来的时候,那个未来的投射也完全是在这里。而当你去到未来的时候,它也是在这里的,它不再是未来了。

要在这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放下你所认为的自己是谁。

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你才会想要不同的东西。但是一旦你回到你自己,回到那个空无的醒觉状态,你就会意识到不会有什么东西是你更想要的,因为你就是你想要的。

当你通过放下那个虚构的我,而进入到永恒的当下的定静之中时,你看到实相、开悟或是神就像是一团火焰。它是鲜活的、永动的,而且永远在舞蹈——火焰一直都在这里。

——《空性之舞》

3、觉悟是一个毁坏的过程,觉悟是非真实的崩溃与消亡。它是看穿真伪与假象。它是彻底根除我们曾以为真实的一切事物。

一方面,我完全陷入到深度的哀伤和难过的状态中,但是,就在同一时刻,那里却有着一份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更大的幸福及更大的安详的感觉存在着。

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最深刻的体验,它所揭示给我的是,即使是处在最深的黑暗状态,即便是在蒙受最巨大的损失,承受着深重哀伤或是处于极度的抑郁状态中,我们仍然可以找到一些幸福与安详。

当她全然地去与那份抑郁相遇的时候,那份抑郁有多深,现在所升起的这份安详就有多深。

——《活在恩典中》

4、念头不过是从寂静中升起的,因此你将它还给寂静。

——《觉醒之光》

5、在很大程度上,开悟取决于你相信这一世你是为自由而生,相信就在此时此刻,自由即可实现。此刻你就能发现存在的真相,而心智,创造了过去、未来,将此刻与你隔开。自由与平静永远都在此刻。

此刻,你体验到静默,这就是时时刻刻。别让心智将你骗到过去和未来,待在此刻,大胆地想:我现在就能自由。

——《觉醒之光》

6、别把自我储藏室的东西当成你自己。

你不是自我。你是以自我为形态的意识。

——《觉醒之光》

7、那个正在看的永远在看到的之外,那才是智慧所在的地方,智慧在看本身中,在觉知本身中,在正在发生的意识中。智慧在那里。

心智总想停留、固化、感受到的内容。然而智慧从意识中升起,不从内容中升起。所以,要明了感受的内容就是梦境,就是无关紧要,就是幻象,这一点至关重要。

——《觉醒之光》

8、在真正的禅定中,所有的事物都以其自然面目呈现。也就是说,不用努力去掌控或抑制任何觉知客体。在真正的禅定中,重点放在觉知上,而不是觉知客体上,是停留在本觉意识上。本觉意识是所有客体升起寂灭的源头。当你在觉知中,在聆听中柔和地放松时,心智对所感知客体的强迫性的关注就会消散。存在的寂静会在意识中分明升起,引你停留安住。开放的态度,抛却一切目标及企图,都有助于寂静和静默的降临,那就是你的自然面貌。

——《觉醒之光》

9、神的形象也许会安慰你,不过这安慰是想象的、虚幻的。抛开一切心智造作的安慰,让它们都完结。一定要在静默中完全体验到这完结,等一切形象、概念、希望、信念都结束,就是静默中的完结。

去体验静默之核。湮灭其中,完全臣服。在对静默的完全臣服中,你直接体验到了上帝一词所指的。在那样的直接体验中,你从心智的梦中觉醒,领悟到上帝这个概念指向的是真正的你。

——《觉醒之光》

10、如果你选择了自由,生命就成为奇迹。自性与你的人生秘密结下协议,你即将踏入那样的生命。自性开始调整你的生命,让它和谐,让它以你想都想不到的方式进展。最神奇的是,你越放手,感觉越好。你越步入不安全,越发现那是多么的安全无虞。你离开的地方才是不安全的呢,每个人都显得那么痛苦、悲惨,因为每个人都在有限的事物上寻找安全感,而有限的事物永远都在活动、变化,不可预测。

——《觉醒之光》

11、真正的修行就是安住于觉知的空间,在其中,万事万物得以被揭示、被了知、被经验。如此一来,它就可以放下它自己。

真正的修行没有方向、目标和方法。所有方法的目标都是为了到达某种境界。所有境界都是有限、无常和有条件的。痴迷于境界只会走向束缚和依赖。真正的修行是安住于基本意识。

真正的修行无关技巧的掌握,它是对控制的一种放下。这才是修行。所有其他的东西实际上都是某种形式的专注而已。

修行和专注是两回事。专注是一种纪律,专注是引导或控制我们的体验的一种方式。修行是放下控制,放下引导我们的体验,不管那个体验是什么。真正的修行的基础就是放下控制。

真正的修行是禅式的自我质询。禅式的自我质询是通过引入一个问题——一个有力量、有意义的灵性问题——而使内心进入禅境的一种修行实践。

我们可以问询的最为有力的问题是:“我是什么?谁是那个修行者?”

这个问题切断了自我想要控制经验的通路。它问的是:“谁在控制经验?谁在禅修?”让修行超越修行者——超越自我或头脑——的主要理由就在这个问题中。

只要修行者还在控制,超越自我或头脑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这就是为什么在“真正的修行”中修行就是放下那个修行者的原因。

——《真正的修行》

 

禅心慧语:阿迪亚香提《疗愈之路》中关于“沉思”的语句

禅心慧语:

阿迪亚香提《疗愈之路》中关于“沉思”的语句

沉思

我们早就遗忘了沉思是怎么回事。几乎任何你能想得到的问题,现在只要轻点几下鼠标,就能找到答案,或者说貌似找到了答案。全世界最古老的修行教诲也不过按一按鼠标就能下载,可是我们还是找不到自己,灵魂得不到一点滋养,那么无知,和生命的神圣是如此隔绝,我们不堪重负。

在现代,资讯和知识是那么有用,以至于我们都忘了它们不等于真正的智慧——当然更不等于对实相的直接体验。我们早已失落了那来自安静和静默的直觉智慧,却相信信息能让我们越来越幸福充实,可实际上它们根本给不了我们快乐,我们搁浅在信息之海中。

沉思是门艺术,在觉知的安静和静默中,耐心地厮守片语只字,直到它显露出越来越深刻的意义和了悟。沉思能让你超越(而不是退守)思维分析和逻辑的局限,让意识向智慧和真理开启,只能用启示这个词来描述这种状态。

问禅:什么叫处在空性状态中?

问禅:什么叫处在空性状态中?

在这些教导中,我已经探讨过空性状态,并把觉醒等同于处在空性状态中。但是我想要确保没有人误会空性状态的意思。空性状态是觉醒所带来的结果,它是我们在觉悟到自己的真实自性之后的一种自然表达。正如我已经说过的那样,空性状态与变得完美或圣洁没有任何关系。另外,我们无法确保你在觉醒之后的任何时候都不会再经验到分裂状态,我们无法确保分裂状态再也不会发生了。事实上,要获得自由与觉醒,就得放下对这些事情的担忧、放下对自己的觉醒程度的担忧。

有一首伟大的禅诗在结尾处这样描述觉醒的状态:“不再对不完美感到焦虑。”  因此,空性状态并不意味着变得完美。空性状态不一定符合我们心目中对神圣或完美的想象。如果有人审视我的生活,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找到许多理由这样说,“哦,那并不符合我心目中开悟者的形象。那并不符合我心目中活在空性状态中的人的形象。”我相信我的生活或许并不符合许多人心目中所认为的开悟者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理想标准。因为事实上,我比大多数人所想象的要平凡得多。对我来说,觉醒的一部分便是融入平凡中,融入无忧无虑中。  不管有人在看了我的生活或其他任何人的生活之后会说什么,空性状态不是头脑所能理解的东西,除非它开始在你心中觉醒。我只能鼓励你不要相信你心中可能浮现的关于神圣或完美的任何意象,因为这些意象只会造成阻碍。空性状态是我们每个人必须亲自发现的东西。用超越爱恨、超越善恶、超越对错的眼光来看待万事万物,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你必须在自己的经验中去发现这些事情。评估其他人对空性状态的体验是没有用的。唯一重要的事情是你了解自己所在的层面。在任何一个时刻,你是从分裂状态出发体验和行动,还是从空性状态出发体验和行动?现在的你是在哪一个状态?

正如我已经提到的那样,根据人们所受的制约,觉醒对每个人所造成的影响各不相同。在指导学生们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一个模型非常有用,也就是从我们存在的三个不同层面来考虑觉醒对我们造成的影响:心智层面(头脑的层面),情绪层面(心脏的层面),以及存在层面(腹部的层面)。当觉醒穿透我们的整个存在时,我们能够在每一个层面上经验到不同程度的空性状态。

——摘自阿迪亚香提《觉醒之后》第九章 当觉醒穿透头脑、心脏与腹部时

禅心慧语:阿迪亚香提《疗愈之路》中关于“存在”的好句好段

禅心慧语

阿迪亚香提《疗愈之路》中关于“存在”的好句好段

什么是存在

在我们每个形体的内在,存在神秘地存在着。除去你的肉体样貌、人格、性别、历史、职业、希望、梦想和那些来来去去的东西后,一种诡异的寂静出现了,那静观之渊,精微的临在。就算我们再陷身于种种令人焦头烂额的琐事中,我们也无法完全无视那内在深处的幽灵般的实质。然而,我们竭尽所能,不顾一切地逃离那静默和安静、那全然的空无,逃离那无所不在的光明。

我们以毫无觉察的疯狂,坚决地留在麻木昏沉的梦境中,而存在却一直惊扰着我们。如同无法平息的刺痛,无法掩耳不听的低语。活着,真正地存在,绝不是说有就有的状态。

存在早就被放逐到幽暗深处,而生活遍布死寂的苦难,我们大部分人就是如此活着。有时,存在从我们错纵交织的无意识中突然迸现,提醒我们并没有过上应该过的生活,真正要紧的生活。其他的时候,存在静静地退入背景深处,等待着我们有朝一日不顾一切地关注它。可是无论如何,存在——你的存在——才是生命中最要紧的事物。

对存在无意识,你就会被困在为自我所驱使的废墟中,有无尽的冲突、奋斗和恐惧,这些甚至被视为理所应当,因为我们生来就被洗脑,被告知那多得惊人的仇恨、虚伪愚昧和贪婪都是再正常不过、再合理不过的,我们就活在这稀里糊涂的将信将疑中。但那一点也不合理,甚至连合理的边都挨不上。事实上,没有什么比我们人类口中的现实更不合理,更不现实的了。

紧紧地抓住我们知道的和相信的东西不放,我们就会被牢牢困在预设好的思维想象机制中,还自以为拥有完美理性与绝对清明。如此一来,我们所能做的就只是不断将这个造成我们及其他所有人无尽痛苦的现实合理化。

在内心深处,我们都曾怀疑我们感知世界的方式是不是错了,可是,我们都非常非常努力地忽略这一点。我们状如疯魔地否认存在,用这样的方式对可怕的境遇保持盲目,好像一旦面对了真理的纯粹之光,放开了对妄念的执着,我们就会有灭顶之灾一样。

只有在存在中,真理才显露——那不是关于数学、化学、哲学或历史的真理,而是在那样一些宁静的时刻,生活的庸常突然褪去,平时无意得知的庄严显现,充满意义。正是那样的一种真理,与存在如此震撼地不期而遇,让我们知道就在平常的生活之下,真理即能闪耀,提醒我们平时紧抓不放的人生也许比我们想象的更荒谬,而实相会释放生命那神秘的美,只要我们听从它的召唤,将我们的恐惧抛诸脑后,不再死死抱住安全感,不再只以我们的所知来界定人生。

我们一出生,存在就与我们隔阂了。在婴儿那纯净的眼眸中,我们兴许能认出存在的光芒,然而这样的存在并不能认识它自身。它因自我觉知能力的缺乏而隐而不显。婴儿活在无意识的存在的神奇国度,而成人活在自我中心的分离世界中,拒绝看到存在。觉醒,意味着有可能将存在重新带入它应该位于的君临地位。

任何问题都是存在的问题。没有比存在更重要、更有意义的了。对存在无意识,就是在现实世界昏睡,最终也是在实相中昏睡。选择简单明了:  觉醒至存在,或永世昏睡。

禅心慧语:阿迪亚香提《活在恩典中》关于“静默”的好句好段

禅心慧语:

阿迪亚香提《活在恩典中》关于静默的好句好段

静默是觉醒生发的土壤

在任何真实的启示中都有一件共通的事情,即,它将震撼我们的头脑,因为在那个片刻,我们领悟到一些不在思想之内的东西。启示与洞见来自于别的什么地方、别的什么空间里。它们来自于一个不太被我们的文化所尊重的空间——一个叫做“静默”的地方。在我们的生命中有什么比静默更被忽视的吗?有什么东西比静默更让我们想要逃开?我们许多人宁愿执著于自己的想法、信念以及意见——它们正是让我们与真相、实相以及生命保持距离的东西——而不是去体验这份静默。我们花了很多的精力想要从静默中逃开,但静默恰恰是觉醒生发的土壤。它是我们从小我的意识状态、分离的信念中转换出来的土壤。毕竟,分离终究只是一个信念而已,它是我们的头脑所编造出来的一个故事。

我不是说我们要试着变得安静,或者我们必须要练习如何进入定静。如果你真的想要变得安静,就要允许自己去看到头脑中所有的思想都只不过是故事而已。它们与好故事还是坏故事无关,它们也与对错无关。我们的头脑就是一个故事的讲述者,而它使我们从那个一直都在场的静默中游离。往往,我们的头脑真的是一个好的故事讲述者,而另外一些时候,它也真是一个蛮烂的故事讲述者,但是,头脑终究只是在讲故事而已,但故事不是真的。

静默是一个解除我们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从中游离的原因。社会让我们越来越容易被噪音所占据。上周,我在高速公路上开车,我看到一群学生从学校放学回家。他们都有手机,大约七八个人吧,而每一个人不是在打电话就是在发短信,没有人在与他们身边的人或是环境互动。我想:“这真是疯狂!这是一群一起走路回家的人,可是他们却并没有实际的连结。”

我们被面前的静默和当下时刻吓到如此地步,以至于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要让自己变得很忙才行。我们身体上在一起却并没有真正在一起!我们一起走路回家,但我们却在跟别处的人讲话。我们被双重占据着,就是为了确保没有真正的静默,没有真正的沟通。这并不是一件坏事,我不是说它不该发生。我所说的只是,如果我们看看周围的世界,我们看到的是,我们被约束却不能深入地倾听,而倾听不正是指静默吗?它是一个倾听,一个深入且无言的倾听。正如一位基督教的神秘主义者所言:“不要再告诉神你想要什么,而是去听听神想要对你说些什么。”这是很智慧的话,而它来自于一个基本的洞见,那就是,我们的头脑不停地宣扬着自己,这终究只是另一种形式的挣扎罢了。

——摘自阿迪亚香提《活在恩典中》第四章 放下挣扎

禅心慧语:阿迪亚香提《疗愈之路》中关于“参问”的好句好段

禅心慧语:

阿迪亚香提《疗愈之路》中关于参问的好句好段

神圣之境无法通过语言和观念来触及,正如你不能靠吞下苹果派的食谱来品尝到派的滋味。在现代,资讯和知识是多么有用,以至于我们都忘了它们不等于真正的智慧,更不等于直接的体验。直觉的智慧源自安静和静默,我们已经和它隔绝。咬住一个问题,向内看,安静地、耐心地等待,如今这已成了鲜有人掌握的一门艺术了。参问是自我和灵魂之间的桥梁,并超越至无限。(这里灵魂一词指的是你的本质、临在或存在性。)

参问绝不是反智或反理性的,而是超越理性。这就是说,它有足够的威力可以让你超越概念化的心智,以及设定好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如同禅定,参问同样根植于静默,然而它是真正的禅定的动态对应。禅定柔顺,甘愿臣服;参问却呼唤勇猛无畏的质疑。

参问,是向所有人都面临的最深刻的存在问题发问:我是谁?是什么?生命是什么?死后会怎样?神是什么?活着的终极真理是什么?或者说白了,我绝对确定无疑地知道当下的这个想法、信念、观点、解释或评判是真实无误的吗?

所有参问的共同要素是真理。什么是真的?

关于真理的疑问不会来自于自我的计划,也不从属于自我的议程。参问绝不是受自我驱动的,任何以自我为动力的追寻都不会导致参问,这一点至关重要。一切来自于自我的动力,其本质都是要舒适,要活得更好。而参问完全属于灵魂范畴,属于充满光和静默的存在之境,它对真理的追寻乃是自在。

参问的首要关注点就是存在。存在是开启整个神秘国度的钥匙。我是谁?是什么? 除却肉体、心智、信念、职业、性别、角色、记忆或历史,我是什么?更确切地参问,“我”是什么?

把所有不是我的都去掉。扯下我的一切面具。剩下的是什么?是有?是无?是什么在觉知这一切?

是有物在觉知,还是无物在觉知?  是有人在觉知,还是无人在觉知?要从你的直接体验中追问。

安静且耐心地参问,抽丝剥茧,明察秋毫,要察遍你的一切身份认同,你对自己的一切信念,一切你深层不觉的评判,以及关于你是谁是什么的所有论断。要花时间深入每一个疑问,让疑问来去除那些不是你的。让疑问来瓦解一切,一切你想象的自己是什么,一切你认为的自己应该是什么,一切任何人告诉你的你是什么。让参问察遍你想象出来的一切身份。察遍一切想象出来的东西,执着不放的东西,不肯面对的东西。然后,就静默。停留在安静的沉思中,虚位以待那神秘莫测的恩典。

心智永远无法实现对真理或实相的领悟;唯有恩典才能赐予。参问扫清了一切谬见和虚妄,让我们得以向恩典敞开。

对存在的疑问开启了通往实相和真理的途径,但绝不是说这是唯一应该参问的问题。你应该质疑一切!没有一块石头没有翻过,没有一个论断未经查核,没有一处否认未经审视。

不要急,每一个问题都要深思熟虑。每一个问题都要置于你存在的静默中。不要急着抓住答案,不要跳到结论。反之,应该让每一个问题来揭示出你深藏不觉的信念和观点。让它来揭示出你是怎样执着并相信那些并不如实的东西。

觉察一切你心智固有的造成你和他人痛苦的方式,把每一个心智提出的问题都灭于静默之地。冥想,沉思,花时间。不要用心智来回答,就只和问题一起静默。非常、非常地静默。

如果参问开始消解你所有隐藏的论断,所有信念、观点、评判和一切你从他人那里获得的二手知识,不要惊慌,要充满对真理的热爱。你的大多数灵性观念也一样会消解,同样不必惊慌,正是那些灵性观念,才是把我们和真正的灵性体验隔绝开来的最大障碍。

你最大的帮助来源于你的真挚,和对真理高于一切的渴望。当你一次又一次发现你自身的一层又一层虚妄,你也许会震惊,可是不要纠缠在上面,也不要评判自己。接受,放过,然后继续,你真正的存在才是无限而绝对的。它永远存在,过去,将来,一如当下。在参问的神圣烈火中伫立,让它向你打开一切灵性的智慧,留下的只是真理,其他全部朽烂。

可惜没有几个人将生命完全交付给真理,真是太令人悲哀了。大多数人都只能走上那么一段路,然后就停止了,向分离的自我低头,苟且将就。说到底,我们得到的都是我们最重视的,如果我们不满意自己得到的,不如诚实地看看自己到底最重视的是什么。

可是真理一刻都不会受到影响。真理从来都一样不多一样不少地临在,一样不即不离地敞开。在一切时间,一切情境中,真理都充足地在那,它只不过等你认出。而它有的是时间,所有的时间都在它那边。

质疑你的想法。质疑你的故事。质疑你的论断。质疑你的观点。质疑你的结论。质疑一切,直到全部湮灭于纯然的空性、静默和欢乐中。通往自由的钥匙就在你的手里,去用它。

阿迪亚香提《觉醒之后》关于觉醒的好句好段

1、当我们放下个人意志——当我们开始处理腹部的恐惧感,愿意发自内心地对我们所害怕的任何事情说’是”时,我在这里所说的一切就全都会变成真真切切的体验。当我们对生活、对死亡、对自我的消亡简单而真诚地说’是”时,就再也不需要挣扎了。它变成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带领我们度过每一天生活的,是生命之流,而不是概念,不是观念,不是我们应该或不应该做什么。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发现生命之流总是令人惊奇的。它是一体自性的表达,它以富有疗愈性又充满慈爱的方式指导我们的存在,它以超乎我们想象的方式把各种因缘聚合在一起。

在我们的心中,这类似于一种毁灭的过程。我经常告诉人们不要误会——开悟是一个破坏性的过程。它与变得更好、变得更快乐或更不快乐,没有任何关系。开悟是幻象的崩溃,是看穿伪装的假象,能彻底摧毁我们曾经信以为真的一切——从我们自己一直到整个世界。

2、只有已经与生命本身决裂的人,才会寻找意义。只有已经与生命决裂的人,才会寻找目的。

我并不是说人们不应该寻找意义或目的,意义和目的是相对明智的策略,能够帮助人们更好地应对生活。但是请记住,就终极而言,渴望发现生命的意义、发现存在的目的这一心态,源自于梦境状态——在梦境状态中,我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自性。

觉醒之后,我们看清了梦境状态的本来面目。梦境状态怎么会有意义呢,梦境状态怎么会有目的呢,它只是一场幻梦,不是吗?这一点千真万确。

阿迪亚香提《疗愈之路》中关于真理的句子

真理不在别处,无论这个别处是哪里。真理不在宗教仪式中,不在秘密教义里,不是来自上师的摩顶触摸或慈悲的微笑,也不在神秘异域,不在古老的庙宇中。真理就是唯一确实存在的东西。它并不隐晦,而是明明白白,也不缺失,而是充分临在。

绝对真理不是一个信念,不是宗教,不是哲学,不是来来去去的经验,也不是短暂的灵性体验。它既不是静止的,也不是活动的,既不好,也不坏。它什么都不是,不是你能想象的一切。心智的思想和想象不能触摸真理。只能在普遍性存在的核心中找到真理。钥匙是认识你自己。途径是发现你的存在。

——摘自阿迪亚香提《疗愈之路》第三章 核心实践